首页历史军事抗战韩疯子605 找墙撞死
抗战韩疯子 深思文学

605 找墙撞死

武勉之不但没有揭穿自己,反而是当着众人的面承认他韩烽就是自己的胞弟。
  
  韩烽当然清楚,这一军之长可没有这么好糊弄,人家有没有弟弟,自己还不清楚吗?
  
  自己从始至终就是个冒牌儿货而已。
  
  没必要隐瞒,从这武勉之三两句话语之中,韩烽便能察觉的出来,这位武军长深受属下的爱戴,这周围左右应该都是他的亲信,对于自己的事情自然也不会陌生。
  
  韩烽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,苦笑道:“惭愧,军座容禀,并非小子假意冒充,当时南村危机,小鬼子眼看着就要打上门儿来了,近千的百姓生命遭受威胁,而能够救这些百姓的,只有在南村破庙里的那些溃兵。
  
  可这些溃兵兄弟们都被小鬼子给打怕了,若只是说为了救百姓让他们去和鬼子干架,那肯定是徒劳无功,白费口舌的。
  
  所以我想到了借用军座的威名,军座的大名三军谁人不知?溃兵们要是知道我是军座的胞弟,自然愿意打心底信任我。
  
  所以可以说,我能够将溃兵兄弟们聚拢起来,一直走到今天这一步,全是借了军座的名头,惭愧,若是有可能,我倒是真愿意自己和军座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。”
  
  武冕之的左右们,有些的脸上也露出惊讶,显然也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情,还有的则是对韩烽的落落大方露出赞赏。
  
  至于姜龙和孙书,姜龙是越发的对韩烽佩服的五体投地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也忍不住冲着自己团长竖起了大拇指。
  
  孙书则是瞪大了眼,他没有想到团长这武军长胞弟的名头,竟是自己给自己安的。
  
  武勉之突然朗声大笑起来,笑声打破了众人的思绪:
  
  “小兄弟这么想却是不对,真要说起来,不是你借了武某的名头,倒是武某借了你后勇团团长这偌大的名头。
  
  世人提到后勇团团长武烽,自然会顺嘴提一下他的哥哥,然后才想起来那人是98军军长,看在他弟弟的面子上未免多褒奖两句,如此看来,岂不是我借用了你的名头吗?”
  
  韩烽也跟着笑了起来,“军座豁达,胸襟开阔,小子佩服,只是不管怎么说,小子敬仰军座是真,冒充军座胞弟是真,冒充果军团长亦是真,军座如何处罚,小子心甘情愿领受。”
  
  武勉之大笑道:“英雄不问出处,我不管你究竟是什么人,我也不会管你是从哪里学会打仗的。
  
  我只看眼前的事情,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,年轻人能够在这国家存亡的危难时刻挺身而出,舍生忘死,就这一条,便值得肯定所有。
  
  武烽听令。”
  
  韩烽应道:“是。”
  
  武勉之道:“从今日起,后勇团重新纳入98军,可独立作战,成独立团,团长武烽,你先别急着拒绝,我也没有强迫你的意思,这是我的第一道军令。
  
  第二道军令,所有人听命。”
  
  “是。”武勉之左右齐声应道。
  
  武勉之郑重道:“自今日起,我军誓与日军抗战到底,直至战死最后一人一卒,我死,部队由师长接替,师长亡,部队由旅长接替,若是旅长们也都牺牲了,队伍便由后勇团团长武烽接替。”
  
  “是。”
  
  众人回应,对于武勉之的命令没有二话。
  
  韩烽一叹,同样应道:“是。”
  
  武勉之顿觉畅快,“能在短短数日之间聚拢如此多的溃兵,一次又一次跳出日军包围圈,并多次成功突袭日军,小烽,你的军事指挥能力当属在座第一啊!有你在,对我98军而言,可谓如虎添翼。”
  
  韩烽吓了一跳,这帽子可扣得太大了,就算是实话,也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啊,这不是得罪人嘛!
  
  连忙摇头,将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,韩烽苦涩,“军座,您就别寒碜我了。”
  
  武勉之笑了笑,“不说这个了,你来的正是时候,我正召开军事会议,因为你来,大家出来迎你,这才耽搁了一阵,咱们接着回去议事吧!”
  
  “和尚,你们三个在外面等着。”韩烽交代了一声,便跟着武勉之一行进了屋子。
  
  屋子里有一座沙盘,上面将余村周围的地形地势倒是标了个清楚,甚至包括日军的扫荡队伍多半驻扎在哪里,也都有标识。
  
  武勉之看向韩烽,众人的目光也都跟着一起汇聚在韩烽的身上。
  
  武勉之开口,话语之中,仿佛眼前站着的韩烽真是自己的亲兄弟,他说道:“小烽,我考你一考,我也不告诉你我们在讨论什么,只是从这座沙盘,你能看出些什么?”
  
  韩烽在沉默中开始左右踱步着观察这沙盘之上各方兵力的部署,以及周围一带的地形地势。
  
  半晌,他抬头,认真道:“军座,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  
  武勉之笑道:“但讲无妨,在我这里,军事言论自由嘛!”
  
  韩烽道:“是,恕小子直言,若是由我指挥这全盘战斗,我只会做一件事情,分兵,化整为零,从多路向外突围,突破日军包围圈,将战场转到外线,再与敌人交战。”
  
  韩烽这话音一落,已经有人不悦起来,“年轻人自信点是好事,自信过头就是自负了,此次作战计划是由军座与我等共同商讨了一天一夜的结果,按照你的意思,这场仗我们败定了,只能逃了?”
  
  韩烽并不怯场,“不是逃,是战略转移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那不是勇气,只能算作鲁莽。
  
  至于逃,我想晋南会战的那种大溃败,才算作逃吧!”
  
  “放肆。”
  
  “混账东西,这军事会议上岂容你一个小小团长口出狂言?不过就是打了几次小仗而已。”
  
  “够了。”武勉之皱着眉头开口,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  
  武勉之看向韩烽,并不带愠色,“生死存亡之秋,没有什么军长师长团长之分,我等尸位素餐已久,目光鄙陋,话语急躁,小烽你不要把他们的话放在心上。”
  
  韩烽稍愣,道:“军座严重了,是小子失言了。”
  
  “军座!”
  
  “够了,从抗战开始,尔等一路溃败至此,又历晋南会战之大耻辱,我等军人活着,已经是愧对苍天和宗祖,仗打成这样,你我这样的军人早该找一堵墙撞死才对。”
  
  武勉之大斥,霎时间整个屋子鸦雀无声,一众将领噤若寒蝉。
  
  

推荐阅读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