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历史军事这后宫有毒第一百十章 贤妃逝

第一百十章 贤妃逝


  云风篁当着淳嘉的面将昭庆公主一顿夸,一口一个这是全天下最漂亮最孝顺最体贴的女儿,说的昭庆公主又开心又纠结,非常患得患失的走了。
  这时候皇帝才笑着道:“才这么点大的孩子,你怎么就糊弄上了?”
  “就是小孩子的时候才要糊弄着,长大点了懂事了可不就不要这么操心了?”楚王试图谋害十皇子的事情,中宫是肯定不会告诉淳嘉的,别说皇后还没彻底放弃楚王,就算放弃了,她也不会张扬,不然这孩子出生没两天就到了她跟前,竟然有着这样的狠毒心思,岂不是显得她教子无方?
  所以云风篁是很乐意提醒皇帝的,此刻就轻叹一声,说道,“毕竟小九身子骨儿弱,妾身不得不多上心。可是呢,秦王跟昭庆年纪也还小,也没到可以时常离开妾身的时候。妾身这两日张罗小九的辰光比较多,昭庆秦王心里委屈也是在所难免,能够哄着点让他们友爱手足,怎么也比小孩子胡闹起来好。”
  淳嘉听着就起了疑心,微笑道:“小孩子胡闹……你可不是怕小孩子胡闹的人,早先他们捧着脏兮兮的泥土搁跟前,也没见你生气。却不知道是怎么个胡闹法,让你这样不放心?”
  “只不过未雨绸缪罢了。”云风篁轻描淡写道,“毕竟陛下也知道,谢氏人丁兴旺兄弟姐妹众多,这人多了事情不免也多,妾身从中长大,许多事情打小见惯,却也处置的来,就不叫陛下操心了。”
  她说了这话之后,立刻岔开话题讲其他事儿了。
  淳嘉见状也没追问,次日散朝后,才召了雁引问起几个能跑能说的孩子,最近是不是惹祸了?
  他平素不怎么理会皇嗣们,顶多秦王跟昭庆因为云风篁的缘故,比较得宠些,其他孩子,一年到头也不见得能够见上几回,基本上就是不是出了大事,或者快死了,底下人也不敢禀告上去打扰。楚王跟十皇子的事情,雁引这边一早有耳目,但因为十皇子毕竟没什么大碍,再加上大家都知道楚王不是寻常孩子,皇后那边送了好处来,雁引也就没主动提。
  如今皇帝主动问了,他却不敢隐瞒,小心翼翼道:“回陛下的话,诸位皇嗣近来都好,只楚王殿下顽皮,在看望十皇子的时候,不慎点燃了偏殿帘幕,索性宫人扑灭及时,却也没出什么岔子。”
  淳嘉虽然不管是生父还是嗣父一脉都是人丁单薄,但为人精明,一听这话就淡淡笑了:“少扯这些不尽不实的,到底怎么回事?”
  “……是。”雁引见状连忙跪倒请罪,方才讷讷说了来龙去脉,连自己收了皇后的好处也不敢隐瞒,“……皇后娘娘跟前的人再三托付,说楚王殿下小孩子心性,绝非故意,而且三皇子挺身而出之后,楚王殿下也十分悔悟。皇后娘娘故此不忍,所以让奴婢不要禀告陛下。奴婢想着这事儿到底有惊无险,故而……”
  “朕的两个嫡子如今一个才三岁,一个尚不足月,就开始自相残杀。”淳嘉神色淡淡的,语气也很和缓,道,“从皇后到近侍却都觉得,只是一次有惊无险的小事?那以后诸皇嗣的事儿是不是都不用跟朕说了?这还是不是朕的孩子?”
  雁引匍匐在地,噤不敢言。
  淳嘉睨着他,冷然道:“念你伺候朕数年,这次且饶你不死,滚下去自己领板子去!”
  “奴婢谢陛下隆恩!”雁引闻言倒是松了口气,对于他这种御前近侍来说,挨打挨骂都是小事,最怕就是皇帝不要他伺候了。
  这个时候他自顾不暇,也不敢为皇后还有楚王求情了,再三谢罪谢恩之后退下领罚。
  皇帝则是搁下政务,亲自到了崇昌殿。
  顾箴听说他来了,不喜反惊:“这会儿陛下合该在处置政务,怎么忽然来妾身这儿了?”
  “朕不能来么?”淳嘉淡淡道,“皇后往常不是经常说,楚王他们很是想念朕?今儿个朕有些空暇,故此前来,怎么皇后不高兴?”
  “妾身岂敢?只是怕耽搁了庙堂大事。”顾箴听他提到楚王心头一沉,又见这会儿伺候皇帝左右的不是雁引,心头越发的沉重,强笑道,“妾身这就让孩子们过来。”
  片刻后三皇子跟楚王一起上殿请安,三皇子怯生生的,楚王倒是忘性大,已经不记得之前被顾箴亲自责罚的痛哭流涕了,看到淳嘉眼睛一亮,因为在十皇子之前,他是唯一的嫡子,见皇帝的次数也不在少数,对这位父皇并不陌生,行过礼之后,才听了声叫起,就踢踢踏踏的跑到淳嘉跟前,脆生生的喊“父皇”。
  淳嘉凝视着自己这个孩子,因为后宫妃嫔姿容都是再三把关过的,皇帝本身也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,诸皇嗣的容貌当然都有着保障。
  楚王这种生母出身寒微的,长的就更好看了,毕竟没有家世加持,能够进宫还承宠,绝对都是实打实靠美貌博取到的。
  三岁的皇子肌肤白净,宛如牛乳,眸色乌黑明亮,看过来的瞳孔里,满满的欢喜与孺慕。
  “……”淳嘉沉默了会儿,伸手摸了摸他脑袋,转头对皇后道,“楚王也大了,虽然还没到开蒙的年纪,却也该教些道理了。”
  他盯着楚王看时,皇后在旁紧张的几乎要发抖,就怕淳嘉会重重责罚楚王。
  像二皇子三皇子这对双生子,因为生母的缘故,就算本身聪慧懂事,在宫里的地位也是磕磕绊绊。
  二皇子早先在淑妃手里的折腾就不说了,如今到了清舒夫人手下,因为是清舒夫人唯一的孩子,日子过的也还可以。三皇子作为皇后抚养的头一个孩子,先有楚王后有八皇子如今更是来了十皇子,地位可以说是一降再降。但他毕竟是正常的,作为皇子的待遇再怎么被克扣被亏待,等长大些后分封出去,顶多封地不怎么好,平时不怎么受待见,终归日子能过。
  可楚王这种,要是被皇帝嫌弃了,皇后也不知道他将来该如何是好?
  索性看皇帝的意思,对这儿子多少有些怜惜,话说的还是委婉的。
  “陛下说的是,是妾身疏忽了,以后一定好好教导楚王。”顾箴连忙保证,又让楚王给皇帝跪下谢恩。
  楚王不明所以的谢了恩,还想说什么,但顾箴怕他会嚷嚷着不喜欢十皇子之类的话,忙不迭的让三皇子将人拉走了。
  看着三皇子离开前失落的眼神,她心中很是难受,可楚王才犯事,到底没敢为三皇子说什么。
  “楚王此举是自己顽劣,还是有人撺掇?”俩孩子都走了,淳嘉看了眼皇后,平静问,“按说这孩子既然迟钝了许多,就算不喜小十,顶多哭闹,却未必想得到谋害小十?”
  “妾身这两日正在查,约莫就是有人在楚王跟前说了不该说的话。”顾箴忙道,“楚王平常时候还是很乖巧的,妾身知道此事后也十分震惊……请陛下再给妾身三两日时间,妾身一定查个水落石出!”
  这话半真半假,实际上皇后没查到有人撺掇了楚王。
  但这个事情既然皇帝都知道了,那就必须有个交代。
  扯个奴才出来顶罪,总比皇帝觉得楚王生性残暴或者皇后教子无方好,也比十皇子长大后怨恨兄长好。
  “你看着安排吧,毕竟都是你跟前的孩子,朕相信手心手背都是肉,皇后不会偏颇谁。”淳嘉端起茶水呷了口,也就站了起来打算走了,“只是楚王的事情不可再演,不管是之前避暑时候的那一件,还是如今的这一件。”
  其实皇后的撒谎他心里有数,但他也觉得,这事儿拖个宫人出来顶罪比较好。
  总比日后十皇子对楚王怀恨在心强吧。
  送走皇帝之后,顾箴坐在软榻上好一会儿回不过神来,左右劝她:“娘娘,陛下未曾责罚楚王殿下,甚至都没有当着殿下的面说重话,可见对殿下还是怜爱的。娘娘就不要担心了,毕竟楚王殿下是陛下头一个嫡子,陛下岂能不心疼?”
  “本宫是在想以后。”顾箴轻轻叹了口气,说道,“这会儿楚王还小呢,他们兄弟就闹出了这样的事情。如今还能用宫人糊弄过去,等将来,八皇子十皇子都长大了,若是仍旧不能和睦,你们说,本宫这条命,禁得住多少折腾的?”
  左右都劝她别多想,又说道:“之前贤妃称病,以为快不行了,结果拖到现在还在,等再过些日子,不如娘娘寻个机会,将八皇子送回去?”
  顾箴也是这么想的,她本来就觉得八皇子是个祖宗,再加上如今有了十皇子,那是一点都不想再养八皇子了,闻言就寻思着机会要将这庶子打发掉。
  谁知道也没两天,除夕宴就在眼前了,缠绵病榻大半年、大家都以为她应该不会死的贤妃袁栀娘撒手人寰。
  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袁栀娘是自尽的,留下遗书称是受不了病痛折磨,末了就是,托孤皇后。
  袁栀娘在遗书里表示,早在避暑前她就想死了,但因为不放心八皇子才撑了下来。
  这段时间皇后将八皇子照顾的很好,她没了后顾之忧,也就走了。
  袁太后流着泪看罢遗书,就跟皇后说:“既然如此,那小八你就养着罢。好好儿对他,别叫贤妃九泉之下也不得安宁。”
  顾箴:“……”
  好想将贤妃拖出来鞭尸!
  但她不能。
  她不但不能,她还要诚惶诚恐的答应,一定将八皇子当做亲生骨肉来抚养,绝对不会亏待了八皇子。
  ……回到崇昌殿,皇后就吩咐伺候八皇子的人,趁着年关将近,让这孩子顺理成章的出点儿岔子,病了也好凉了也罢,反正她已经忍无可忍!
  她受够袁氏姑侄这对贱-人了!
  虽然八皇子有了闪失袁太后必然不肯善罢甘休,但,长痛不如短痛不是么?
  而且这么个烫手山芋在崇昌殿,谁知道日后会不会影响到楚王跟十皇子?
  顾箴下定决心不留情面。
  于是年初二的时候,八皇子就传出染了风寒的消息。
  云风篁闻讯后,一边打发人给中宫那边送点儿东西表心意,一边笑着跟左右说:“袁家也算是将皇后给逼急了,只是皇后到底天真些,慈母皇太后什么人,能不想到这一点?”
  果然这天傍晚的时候,袁太后就命人请了淳嘉到跟前,同他说起了八皇子的事情。
  但太后矛头对准的不是皇后顾箴,而是三皇子跟楚王。
  她觉得,八皇子应该是这俩皇子谋害的。
  证据就是前些日子楚王刚刚谋害过十皇子,有这样的前科,看不得八皇子这弟弟也是很合情理的事情。
  “母后,十皇子与楚王一样是嫡子,皇后不免格外照拂些。”淳嘉委婉表示反对,“故此楚王年幼不懂事,才会嫉妒十皇子。可八皇子虽然养在皇后跟前,到底只是庶子,楚王何必嫉妒他?算起来八皇子比十皇子先到皇后跟前好几个月呢,也没听说楚王去针对他的。”
  袁太后淡淡说道:“三皇子也是庶子,你看皇后什么时候亏待过她?顾氏毕竟大家子出身,中宫的气度还是有的。这宫里皇嗣都唤她一声母后,她也的确担当得起母后这身份。故此八皇子在皇后跟前,怎么就养的不精心了?哀家可是听说,皇后对八皇子视若己出!若不是她这样用心养着八皇子,贤妃也不至于放放心心的撒手而去。”
  “这……”虽然母子俩都心里清楚,皇后养八皇子其实根本不用心,甚至这小一年以来,都没亲自去看过几回,八皇子能够好好儿长到现在,主要是伺候的人慑于慈母皇太后,不敢不用心。
  但不管是淳嘉还是顾箴自己,都不好承认顾箴对八皇子的不用心。
  袁太后还说道:“而且贤妃托孤之后,哀家不放心,专门召了皇后勉励过一番。可能这消息传到三皇子还有楚王的耳中,让他们越发嫉恨八皇子罢。可怜小八才这么点大,就摊上了这么两个心狠手辣的兄长,哀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”
  淳嘉就提议说那要不将八皇子移出崇昌殿,换其他人抚养?
  毕竟太后都觉得三皇子跟楚王狠辣,八皇子在皇后跟前不安全了,那当然是换个太后觉得安全的地方养着比较好不是?
  但袁太后不愿意,太后的意思是,八皇子全然无辜,三皇子跟楚王全然狠毒,本来错的就是三皇子跟楚王了,凭什么还要将八皇子赶走?这不是纵容了三皇子跟楚王的气焰么!
  “小小年纪就这样了,以后还得了?”袁太后淡淡说道,“哀家看,还是让皇后好好儿教导他们罢,这事儿说来也不怪皇后,毕竟皇后事情多,膝下孩子也不少,一时间忙不过来情有可原。只是兹事体大,有一不可有二。”
  又说道,“而且这也是为了三皇子跟楚王好,他们的弟弟妹妹可不止八皇子一个,身为天家子嗣,兄弟姊妹众多是福祚,怎么可以嫉恨呢?如今针对八皇子已经不妥的,等将来,小十长起来,他们也容不下小十,那像什么样子?”
  淳嘉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温言说他会告诉皇后的。

推荐阅读
目录